亨利·卡蒂埃-布勒松 Henri Cartier-Bresson

(摄影就是)在一瞬间凝固一个事件的意义以及给与这个事件合适表达的组织形式……在摄影中,最微小的事物都可以是一个伟大的主题。微小的人类的细节可以变成一个重要的主题。

亨利·卡蒂埃-布勒松是法国著名的摄影家,年少时学习绘画,1930年开始摄影创作,1931年广泛游历各地,作品也开始在报纸、杂志、书籍上陆续发表。偏爱黑白摄影,喜爱莱卡135旁轴相机与50mm标准镜头,反对裁剪照片与使用闪光灯,认为不应干涉现场光线,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摄影家之一及现代新闻摄影的创立人。他同时也是知名的玛格南图片社创办者。他的”决定性瞬间”摄影理论影响了无数后继的摄影人。

FRANCE_Paris_Place_de_l'Europe_Gare_Saint_Lazare_1932
法国 巴黎 欧洲广场 圣拉萨尔车站 1932

童年

卡蒂埃-布勒松出生在临近法国巴黎近郊的Chanteloup-en-Brie ,是家中五个孩子的老大。他的父亲是一个富有的纺织厂主,他的“卡蒂埃-布勒松棉线”是法国主要的纺织标准材料。他业余时间会画一些素描。他母亲的家庭,是诺曼底的地主兼棉花商人,他童年的一些时光是在那里度过的。卡蒂埃-布勒松一家住在巴黎的一个中产阶级聚居区,不远处是欧洲桥(Europe Bridge)。父母还提供给卡蒂埃-布勒松以经济支持,使他相对于同时代的一些人相比,以一种更加独立的方式发展对摄影的兴趣。

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卡蒂埃-布勒松就拥有了一部勃朗尼方盒式相机,用来抓拍节日的瞬间;之后他开始尝试3*4英寸的大型相机。他生长的环境有很多法国中产阶级的传统,例如要求称呼他的父母为“您(vous)”而不是不够礼貌的“你(tu)”。他的父亲曾希望他的儿子能够继承家业,但亨利却很固执,并且对他父亲的安排感到恐惧。

BELGIUM_Brussels_1932
比利时 布鲁塞尔 1932

早年生涯

卡蒂埃-布勒松在巴黎的一所天主教学校学习。他富有天赋的画家叔叔路易斯(Louis)向卡蒂埃-布勒松介绍了油画。“从五岁那年,1913年圣诞假期,我‘精神之父’——我的叔叔引领我进入他的工作室,绘画成了我终生的爱好。在那里,周围都环绕着绘画的气息,我对绘画上了瘾。”路易斯叔叔的绘画课不得不很快就结束了,因为他不幸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

1927年,19岁的卡蒂埃-布勒松进入一所私人艺术学校,并加入巴黎立体派和雕塑家安德烈·洛特(André Lhote)的工作室–洛特学会。洛特的目标是统一立体派,并使其接近古典的艺术形式,另外使法国古典正统如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和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与现代派连接起来。卡蒂埃-布列松此时还跟随社会肖像画家Jacques émile Blanche学习绘画。在这期间,他读了很多的书,如陀思妥耶夫斯基、叔本华、兰波、尼采、马拉梅、弗洛伊德、普鲁斯特、乔伊斯、黑格尔、恩格斯和马克思的著作。洛特带他的学生们到卢浮宫学习古典艺术。卡蒂埃-布勒松将对现代艺术的兴趣与对文艺复兴时期——杨·范·艾克(Jan van Eyck)、保罗.乌切洛(Paolo Uccello)、马萨乔(Masaccio))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iero della Francesca)—的杰作的尊敬与敬仰相统一。卡蒂埃-布勒松经常将洛特看作他“没有相机的摄影老师”。

尽管卡蒂埃-布勒松渐渐开始对洛特“充满规则”的艺术途径感到不适,但在这期间他所获得的缜密的理论训练使他日后受益匪浅,帮助他勇敢的面对、处理了很多艺术形式和摄影创作中遇到的问题。在20世纪20年代,写实主义的摄影学校在欧洲如春天的花朵一样在欧洲流行开来,但每一所学校都对“摄影应当是什么样子”有着不同的理解。摄影界的革命开始了。“打倒传统!把东西拍得和真的一样!”这个1924年形成的超现实主义运动是这次革命的催化剂。卡蒂埃-布勒松此时仍在洛特的工作室里学习,却也开始在塞拉诺咖啡馆和超现实主义者们接触了。他遇到了很多这场运动的领导者,并且很快,就因为超现实主义运动使创作灵感和作品形成过程能够紧密联系,布勒松被深深地感染了。彼得·盖洛斯(Peter Galassi)这样解释:

超现实主义者们在探索摄影的发展的时候和阿拉贡及布列东(在文学上)走的是同一条道路……亲近街道:贪婪的关注着正常的和不正常的社会现实。超现实主义者们认识到简单的摄影事实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品质,这是之前现实主义摄影理论所不承认的。他们看到平常的照片,特别是当放弃了它们的实用价值后,包含一种非意旨的,不可预测的意义。

卡蒂埃-布勒松在这场文化和政治运动的风暴中成长为成熟的艺术家。他了解他们的观念和理论,但找不到自己应当用怎样的方式在绘画中表达自己的创造力。他在自己的创作探索中感到非常沮丧,之后毁掉了大部分他的早年作品。

1928年到1929年,他进入了剑桥大学学习英国艺术和文学,并掌握了英文。1930年,他在临近巴黎的Le Bourget的军事基地接受了他的第一份指派工作。他回忆说:“那真的是一段艰难的时光,因为我整天都要用胳膊夹着Joyce,背着勒贝尔步枪。”

1931年,刚刚读完康拉德(Conrad)的《Heart of Darkness》、离开军队的卡蒂埃-布勒松到法国的殖民地科特迪瓦(时称象牙海岸)去寻求探险。他写道:“我离开了洛特的工作室,是因为我不想进入那个系统化的精神。我想做我自己。描绘并改变这个世界上每一件进入我的人生的事情。”他以拍摄比赛并将照片卖给当地的村民而生:通过打猎,他学会了一些技巧,这些技巧在之后他摄影过程中的到了应用。在科特迪瓦,卡蒂埃-布勒松几乎死于黑水热(Blackwater Fever)。在持续发烧的时候他给他的祖父写了一封信,交代了葬礼的事情,要求将他葬在诺曼底,埃威森林的边缘,并在葬礼上演奏德彪西的弦乐。他的一个叔叔回信说,“你的祖父发现这一切太贵了,你最好还是先回来”。虽然卡蒂埃-布勒松在科特迪瓦随身带了一个轻便的照相机(比勃朗尼方盒式相机还小),但由于湿热的环境,只有7张照片幸存下来。

1931年,布勒松在法国的马赛恢复了健康,并且在这里,他加强了与超现实主义者们的联系。他受到了一张匈牙利摄影师马丁·曼卡奇(Martin Munkacsi)摄于1931年的一张照片——拍摄了三名赤裸的非洲男孩,近乎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