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gee」

维吉 Weegee (June 12, 1899 – December 26, 1968)

维吉在30至40年代活跃在美国的新闻界。维吉是犹太人,本名叫厄希尔·费利克(Usher Fellig),1899年6月12日出生在奥地利一座名叫兹洛克齐(Zloczew,现属波兰)的小村庄。十岁时,他与母亲和三个兄弟一起来到纽约投奔父亲。这家新来的移民,住在纽约下东区(贫民区),过着非常艰难的日子。维吉小时候当过糖果小贩、在自助餐厅洗过盘子,还租过一匹小马,成为给孩子们拍照的街头流动摄影师。

1924年,25岁的维吉终于在ACME新闻图片社找到一份工作,在暗房里打下手。在此期间,他是有机会很快的迁升为摄影师的,但由于他拒绝遵守摄影师出任务时必须穿白衬衫打领带的规定,而一直被困在暗房里。除非在三更半夜时有紧急任务,如火灾之类的,才会轮到他出勤。就这样维吉磨练出他极佳的放大技巧,成为一个技巧高超的暗房能手,也养成日后只有在晚上才拍照的习惯。

1935年,37岁时维吉离开了图片社,成为一名自由投稿的摄影记者。他与曼哈顿警局合作拍摄在夜间发生的车祸、火灾和各种暴力犯罪,暗杀事件,供小报采用。他经常在清晨5点开着车在街上寻找拍摄题材。为此,他解释道:“清晨5点是一天之中最容易产生新闻的时刻,因为人们最喜欢在这个钟点杀死自己或杀掉别人。”

当他还很年轻时,维吉便散发出一种中年的气息。他那不安分的黑眼睛略微有点迷糊,长长的卷发缺乏梳理,手里拿着相机,嘴里还叼着抽了半截的雪茄。在冬天,他看起来似平与他皱皱巴巴的衣服融为了一体,而他所有的口袋里都塞满了胶卷、镜头以及各种小仪器。到30岁时,维吉变得很胖,体形松松垮垮。后来等自己有了钱,他在伦敦找到一个著名裁缝做衣服,并坚持所有部分都做大两英寸。他不喜欢被衣料紧紧贴住的感觉。几小时后,维吉穿着有如纽约街头手推车贩卖的衣服高兴地离开了。

1938年前后,维吉把发稿姓名改为“著名的维吉”(Weegee the Famous)。维吉开始采用红外线闪光和红外线感光片在禁止摄影的场合不引人注目地拍摄照片。由于与曼哈顿警局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维吉在警局设有办事处,并在自己的汽车中安装了一个警用无线电装置,这给他提供了非同寻常的便利。在与曼哈顿警局合作的10年间,纽约的夜幕中,出没着这位肥胖的摄影师。他穿在身上的服装是昂贵的订制品,但看上去却如同地摊货。他的头发散乱、眼光迷糊,但是这些都不妨碍他能和警察同时在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拍出世界上最好的凶杀照片。在这期间维吉用坏了10台相机、5辆汽车,共发表了5000多篇图片报道,使他成为纽约最著名的新闻摄影记者。

1945年,维吉把历年来在纽约拍摄的各种罪案照片,编成一本画册出版,名为《赤裸的城市》。这部画册大受欢迎,数次再版,并被好莱坞搬上了银幕。1948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为维吉举办了个人影展。1952年,维吉为自己的相机特制了“哈哈镜筒”,开始拍摄肯尼迪、赫鲁晓夫、戴高乐和演艺名人的“漫画照片”。1953年,他的另一本画册《赤裸的好莱坞》出版。1964年《维吉的创造性摄影》在伦敦出版。

1968年12月26日,维吉在纽约去世。他给世界留下了5千张底片、1万5千张照片,大部分是关于犯罪和暴力的。美国著名摄影家保罗·斯特兰德对他有过这样的评价:

在我们绝大多数人看不到,也想不到的悲剧事件里,维吉是一个非常杰出的摄影专家。

维吉的摄影特点是清一色使用闪光灯照明,即使是白天也使用闪光灯。闪光灯摄影最大程度将对象的反差压缩减少的特色经过维吉的调弄更突现了都市生活戏剧性的一面。他那些反映了处于最特殊状态下的都市人的情感反响的新闻照片,经过时间的流逝却反而成了反映当时人们整体生存状态的最具普遍意义的写照。他在摄影时往往注意寻找在事件当时看来与报道时间没有直接关系的场面与人物拍摄。由于特定时间的作用,这些场面与人物使画面形成一种特殊的气氛与表情。而这可能是一致潜藏在都市深处的无从激荡出来的气氛与表情。荒木经唯在一次回答美国记者Mark Edward Harris的关于他曾使用闪光灯直拍来取得边缘明确效果的提问时,这样说道:“当时我是要这效果没错,比较像拍写实,就像美国摄影师维吉一样。但我现在的想法不一样了。用闪光灯辜负了摄影师与被摄者之间的信任。闪光灯在我跟被摄者之间制造了一个距离。当维吉用闪光灯时,他用闪光灯切断他与被摄者之间的关系。所以现在我除非万不得已不再这么使用闪光灯。”

维吉从不让他的人物从环境中分离出来以简化画面,也从不害怕闪光灯在人物身后留下阴影。他的意思是:“我(摄影师)在,我抓拍。”完全美国式的直率。他的一生绝大多数都在纪录大都市的夜晚,这是一个与白天截然不同的世界,在黑暗中,一切都以更无耻、更荒唐、丑恶、更肆无忌惮的方式展现出来。而这一切又都暴露在维吉的闪光灯中。

维吉的大部分照片有如棒球棍猛击膝盖一般直接。没有任何东西妨碍你对它们的理解,它们甚至不需要标题。与大多数摄影师不同,维吉拒绝戒律,也没有发展出一套理论。他对技巧是如此漫不经心,以至他的早期杰作曾被指责为潦草马虎。艺术也未给维吉造成任何麻烦。由于他不懂绘画和雕塑。对艺术史或摄影史所知甚少,他从不费心去考虑与艺术有关的东西。他从他的被摄对象中看不出什么象征意味。他使用相机并非为了去歌颂他所拍摄的人们,他只是为了谋生,一种狭窄但不乏闲适的生活。他所希望的是自由自在地去当维吉:一点名声,一点钱(不用很多),和一些女人。他获得了这一切,并且他还赢得了艺术家的头衔。在他死后,他的招牌常常以“著名维吉的正宗作品”的形式出现于编辑们的广告语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