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卡帕 Robert Capa

如果你的照片拍的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的不够近。

罗伯特·卡帕是20世纪著名的战地摄影师。他一生拍摄了五场战争:西班牙内战、中国的抗日战争、欧洲战场的二战、1948年阿以战争,以及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卡帕记录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伦敦、北非和意大利的战争过程,奥哈马海岸上的诺曼底登陆,还有巴黎的光复。卡帕的弟弟,科内尔·卡帕(Cornell Capa)也是一位摄影师。

FRANCE_Normandy_Omaha_Beach_during_the_D-Day_landings_1944
法国 奥马哈海滩 诺曼底登陆 1944

生平

出生于匈牙利的卡帕原名安德烈·弗里德曼(Friedmann Endre Ernő),1932年拿到中学毕业证书之后因为参加反对政府的游行而离开了匈牙利。他曾有一次被捕,他的父母因此建议他移居到其他地方。

卡帕最初想成为一名作家。但是,他找到的最初的工作是在柏林的一份摄影助手工作,并且喜爱上了艺术。1933年,由于纳粹势力的上升,他从德国搬到法国(卡帕是犹太人),但在寻找自由撰稿人的工作时却遇到了困难。大概就在这个时候他更名为卡帕,因为他认为这样由于接近电影人弗兰克·卡普拉(Frank Capra)的名字并且听上去很美国化,会让人感到容易辨认并且感到亲切(实际上,”cápa”是个匈牙利词汇,意思是鲨鱼)。

CHINA_Training_Nationalist_Chinese_soldiers_1938
中国 士兵训练 1938

西班牙内战

1936年至1939年,卡帕在西班牙拍摄西班牙内战的残酷景象。1936年,他因拍摄于科多巴前线的照片而一举成名,这幅照片凝固了一个共和军战士中弹倒下的瞬间。由于卡帕是如此接近危险并且恰好抓住了时机,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对这幅照片的真实性大加争论。这张照片是西班牙内战过程中最著名的一张照片。

SPAIN_Death-of-a-loyalist-militiaman_1936
西班牙 科尔多瓦前线 共和国战士之死 1936

墨西哥手提箱

不过在1939 年逃离欧洲大陆时,罗伯特·卡帕把他的手提箱遗失了。手提箱载有的就是他在西班牙内战时间拍摄的3500张底片。多年来,人们都认为这些底片已经永远消失,但在1990年代末期于墨西哥城被发现。

在2007年12月,手提箱移交给由纽约市卡帕弟弟康奈尔所创的国际摄影中心,底片交由专家冲晒。报道指底片保存得相当好。国际摄影中心负责人沃利斯指,照片将会告诉我们早期西班牙内战的情况。这些底片或许可以解开摄影史上的一大谜团:只要找到“共和国战士之死”前后的底片,就可得知这幅名作是否摆拍出来的。历史学家们最终成功的证实了那个死去的战士是来自瓦伦西亚省奥索伊德费得利希奥·伯瑞尔·戈尔西亚(Federico Borrell García),由此证实了这张照片的真实性。

CHINA_Hubei_Hankou_After_a_Japanese_air_raid_1938
中国 湖北汉口 日军空袭后 1938

第二次世界大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之时,卡帕在纽约。他为了找到一个新工作并且躲避纳粹的迫害,从巴黎搬到了那里。这场战争带领卡帕到达欧洲战场的很多地方完成拍摄任务。他最初为《Collier’s Weekly》工作,被解雇,之后开始了在《生活》周刊工作。当他被雇佣的时候他还是一名匈牙利公民,并且由于他是犹太人,他得以得到去欧洲的签证。他是同盟国唯一的来自“敌对国家”的摄影师。1943年10月7日,罗伯特·卡帕同《生活》杂志记者小威尔·朗(Will Lang Jr.)在那不勒斯合作,拍摄了那不勒斯邮局爆炸事件。

他最著名的作品是1944年6月6日登陆日(D-Day),随第一批登陆队员一同游向奥马哈海岸时拍摄的。当时他携带两架装配50mm镜头的康泰时II相机,并随身带了几卷备用胶卷。在最初的几个小时里卡帕一共拍摄了108幅照片。但《生活》杂志的一个助理在暗室里犯了错误——他为了能更快的看到卡帕拍摄的战争场面将烘干机的温度调整得太高,融化了胶片的乳剂。最终只有8张照片幸免于难。

尽管那个名叫丹尼斯·班克斯(Dennis Banks)的助理对这起事故负有责任,但另一个,现在被证实并非事实的说法却被广泛传播——事故责任在于工作室里一个非技术人员,当时的“茶水工”,莱瑞·伯罗斯(Larry Burrows)。《生活》杂志在1944年6月19日的杂志上刊登了这8张照片,在照片角落里浮上了这样的说明文字:“焦点不太准(slightly out of focus)”,用来说明当时卡帕的手因为当时的激动而剧烈的抖动(这是卡帕所不承认的)。卡帕用了这几个词作为他的交织着调侃和伤感的二战回忆录的书名:《焦点不太准Slightly Out of Focus》,又译《失焦》。

1948年,卡帕同他的朋友,作家约翰·斯坦贝克(John Steinbeck)一同到达苏联。他拍摄了莫斯科、基辅、第比利斯、巴塔米的景象以及斯大林格勒的战争遗迹。斯坦贝克的诙谐的报导文学,《俄国日记(A Russian Journal)》,配上了卡帕的照片,与1948年出版发行。

1947年,卡帕同亨利·卡蒂埃-布勒松(Henri Cartier-Bresson)、大卫·西摩(David Seymour)及乔治·罗杰(George Rodger)一同组建了玛格南图片社。1951年,他成为图片社主席。

USA_Sun-Valley_American_writer_Ernest_HEMINGWAY_with_his_son_Gregory_1941
美国 爱达荷州太阳谷 美国作家海明威和他的儿子格雷戈里 1941

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

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卡帕为了一次与马格南的联合影展到达日本。在那里期间,《生活》杂志要求他去东南亚执行任务,在那里法国正在进行长达8年的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卡帕不顾几年前再也不去拍摄战争的誓言,接受了这项任务,同另外两位《时代—生活》杂志的记者约翰·麦克林(John Mecklin)和吉姆·卢卡斯(Jim Lucas)加入一个法国编队。1954年5月25日下午2点55分,这支编队正在通过一个枪林弹雨的危险地带,可是卡帕决定离开他的吉普,到路上去以便获得一个更好的拍摄。大约过了5分钟,麦克林和卢卡斯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卡帕踩到了一颗地雷。他们赶到卡帕的身边的时候他还活着,但他的左腿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胸口也有一个严重的伤口。麦克林叫来救护队,卡帕被带到一个小型战地医院。但为时已晚,他们抵达的时候,卡帕已经离开了人间。他死去的时候手里还紧握着他的照相机。

ITALY_Near_Naples_A_wounded_German_soldier_discovered_by_American_troops_in_a_barn_1943
意大利 那不勒斯附近 一个受伤的德国士兵在谷仓被美军发现 1943-9-30

私生活

1934年还叫作“安德烈·弗里德曼”的卡帕,遇到了德国犹太难民女孩,加达·鲍赫莉(Gerda Pohorylle)。他们共同居住在巴黎,安德烈教加达摄影技巧。他们在一起,以“著名的美国摄影师‘罗伯特·卡帕’”这个名义发表照片。加达本人也为了方便,改称“加达·塔罗(Gerda Taro)”。1936年她同卡帕一起到西班牙纪录西班牙内战。1937年7月,卡帕回到巴黎作一次短期的公事旅行,加达则留在马德里。随后在一场战斗中,加达在布鲁内特附近失去生命。曾设想迎娶加达的卡帕,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终身未娶。

1943年2月,卡帕遇到了演员约翰·奥斯丁(John Austin)年轻、美丽的妻子伊莱恩·贾斯廷(Elaine Justin)。他们很快就坠入了爱河,尽管卡帕大部分时间都在前线,这段关系还是一直持续到战争结束。卡帕喜欢叫有一头红发的伊莱恩“Pinky”,他们的罗曼史也成了卡帕二战回忆录《失焦》的主题。1945年,伊莱恩同卡帕分手,嫁给了他的朋友,查克·罗曼(Chuck Romine)。

几个月之后,卡帕遇到了当时正在欧洲慰问美国士兵的演员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1945年12月,卡帕随褒曼到了好莱坞,在那里的国际图片社工作了一小段时间。褒曼曾试图说服卡帕和她结婚,但卡帕因不想居住在好莱坞而拒绝了褒曼。他们充满问题的恋情在他们共同的朋友,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的电影《后窗》中成为不朽的传奇。这段恋情于1946年夏天,卡帕前去土耳其的时候结束。

robert_capa_2

遗产

为了保存罗伯特·卡帕以及其他摄影师的作品,他的弟弟科内尔·卡帕于1966年成立了“国际焦点摄影基金会(International Fund for Concerned Photography)”。后来为了给这些照片永久的保存,于1974年他在纽约又成立了“国际摄影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简称I.C.P)”。

“美国海外新闻协会奖”创立了一个使用卡帕名义的奖金——罗伯特·卡帕金质奖章。一年一度颁发给新闻摄影上有成就的摄影记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