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塞尔·亚当斯 Ansel Adams

……所谓的摄影构图规则是……无效的、不相关的、无实际意义的……在摄影中没有构图规则,只有好的摄影。

安塞尔·伊士顿·亚当斯(Ansel Adams) 美国摄影师。1902年2月20日生于旧金山,1984年4月22日去世。亚当斯曾被时代杂志(TIME)做过封面人物,还出任主角演了五集的电视影集《摄影–锐不可当的艺术》,是美国生态环境保护的一个象征人物。他的摄影书已印了上百万册,在美国的超级市场都可以买到。

Ansel_Adams_-_National_Archives_79-AA-Q01_restored
Taos Pueblo 教堂 1942

亚当斯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一个上层家庭,父亲查理斯(Charles),母亲奥莱芙Olive。亚当斯是家中独子,其名源于伯父安塞尔·伊斯顿(Ansel Easton)。亚当斯家族早期在1700年代从爱尔兰移民新英格兰,但和早期美国总统约翰·亚当斯家族没有亲缘关系。

1902年2月,亚当斯在父母的床上降生,虽然非常活跃,但却体弱多病。1906年的旧金山大地震中,亚当斯的鼻子被打破,此后他也再未做过矫正手术,人们能明显发现他鼻梁上的断裂痕迹。这次地震也给童年的亚当斯带来巨大震撼,在他早期的记忆中,充斥着连篇毁坏的城市以及地震后的火灾场景。

13岁即离校自学,梦想成为钢琴家。14岁时,由于用功过度,健康受到损害,才到优胜美地(Yosemite)的舅父家去疗养。他去Yosemite公园游玩,获赠一台照相机,从此开始以摄影手段表现优胜美地的风景,并奠定了他一生在摄影事业上作出卓越贡献的基础。他也与维吉尼亚·贝斯特邂逅,她后来成了他的太太。亚当斯在钢琴家或摄影师的职业选择间游移不定。

17岁时,亚当斯加入了山脉俱乐部,山脉俱乐部是一个致力于保护自然风景和资源的组织。他终身未曾脱离这个组织,还曾与太太分任俱乐部的领导人。年轻的时候,亚当斯是个狂热的登山爱好者,参与俱乐部一年一度的登高旅行,后来还负责过内华达山脉的首次登顶行动。

18岁时还决定接受进一步的专业训练以音乐为业。那时他找到一份兼差的事情,四个夏季在幽思美地担任山岳协会纪念馆的管理员。这项差事使他终身都与山岳协会的生态环境运动保持关系。亚当斯也是这样才开始经年累月的浸浴在美国西部的原野,而拍起照片直到二十六岁,亚当斯被山岳协会派任为国立公园的摄影师。但这时亚当斯的风景照片是十分呆板的,直到他在两年后遇到了前辈摄影家保罗·斯特兰德才豁然开通。斯特兰德是被列为一九二一~一九四零这一代的摄影大师,比亚当斯早了一代。他这么回忆那次改变了他一生的会面:

“看斯特兰德的作品是我一生最重要的经验,他的作品是一种观看事物的极致表现。他的作品并不依构图的规则,我当时却处处拘泥于形式,譬如什么东西要平衡等等。那一瞬间使我领悟到我以后该怎么走。”

ansel-adams-59965-050-69A8E849
加利福尼亚 威廉森山 1945

1927年在Half Dome山上,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在那个高度还是可以摄影的,用他的原话说:“……一首冷峻又炽热的真实的诗”。他从此成为环境保护论者,摄影作品呈现未沾人迹前的自然风光。山脉俱乐部也因此声望大增。

在漫长的摄影生涯中,他始终对优胜美地怀有特殊的感情,每年都要专门来这里拍照。亚当斯之于优胜美地大有“百看不厌,百拍不烦”的感情。亚当斯的拍摄对象除了优胜美地(Yosemite National Park)外,还有大苏尔海岸(the Big Sur Coast)、 内华达山脉(the Sierra Nevada)、美国西南部以及美国国家公园。

Winter-Sunrise
加利福尼亚 内华达山脉 冬天的日出 1944

亚当斯摄影艺术的成就,受到他的前辈摄影家斯特兰德和纯摄影派代表人物斯蒂格里茨的巨大影响。他初期就学于韦斯顿门下,而后与韦斯顿成为密友。1932年受韦斯顿思想作风的影响,以“Group F/64”为名,组成一个摄影团体。“F64”是当时照相机上最小一级光圈,这个组织的定名就是他们艺术主张的宣言。就是说,他们主张用很小的光圈,获得较长的景深和极好的清晰度。因此亚当斯属于“纯摄影派”的显要人物。他的作品都不愧列入纯摄影派典型,最优秀的代表作之列。

亚当斯用“纯粹”的摄影艺术去表现真实美丽的世界,唤起摄影家对纯粹摄影艺术表现特性和伟大潜力的注意。亚当斯认为,摄影家正如其它艺术家一样,选择自己有独到性的事物和领域,去表现世界和自己。他正是这样规范自己的创造活动的。在他六十多年的摄影创作活动中,一直以风景摄影作品驰名环宇。可以说亚当斯的每一幅作品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他的风景照片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画面上没有人物,与社会、历史不发生联系,也没有新闻要素,但是他的作品所表现的美感,是超乎人的一般感受的。他从青年时代就迷恋着的约塞密提,这里的风景是他创作的不竭的源泉。更有趣的是亚当斯拍摄的富有诗意的优胜美地的风景摄影作品,不仅使这里吸引了千百万游人,使亚当斯获得有“优胜美地大师”的声誉,而且使得美国国会在1916年通过了国家公园法,开辟优胜美地为国家公园。摄影艺术居然发挥了如此显著的社会功用是亚当斯预料所不及并引以为荣的。几十年里,亚当斯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翻越在加利福尼亚东部的金斯峡谷区,把大自然表现得特别深刻而有气魄。他倡导的“分区曝光法”也是为了使作品获得最好的素质,从而表达出风光的美感。

亚当斯还是一位摄影著作家和摄影教育家,从1960年到1979年的二十年里,出版了十五部著作。1943年他进入纽约艺术博物馆,任摄影部主任。1946年回到他的故乡旧金山,在州立美术学院教授摄影艺术。亚当斯一直到八十岁高龄仍然不懈地著述和创作,他的艺术叹为观止。1984年二月,这位摄影老人与世长辞。

Adams_The_Tetons_and_the_Snake_River
The Tetons and the Snake River 1942

John Swarkowski在《Ansel Adams: Classic Images[1986]》的导言中写道:

“美国人热爱亚当斯的作品,热爱度过了漫长一生的亚当斯,这份热爱在亚当斯去世之后丝毫未减,这是一个奇迹,或者这是我们的国家能够给予一个视觉艺术大师的最高荣耀。”

为什么会是这样?是什么促成了如此不同寻常的效应?亚当斯的作品体现的,是壮丽的美国西部风光,是最为真实的、没有人类干预痕迹的美国风貌。而他所使用的,却是代表20世纪人类文明成就的照相机。

亚当斯的成就离不开他超越常人的宽容与慷慨,离不开他充满魅力的人格,也离不开他对人类伟大的信念以及回报人类的本性。亚当斯将他的全部能量奉献给他的追随者,将他的一生奉献给美国的荒地保护运动。总之,亚当斯的哲学和理念成功的唤醒了这个国家深藏的理念。亚当斯对于人类能够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信念相对于与他同时代的美国名人更加坚定。很难想象亚当斯出现在欧洲的文化背景中,也找不到另外一个美国的艺术家,能够像他这样在艺术的风格上,如此的“美国化”。

Mountain-Reflecti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