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一个人 跌进一个深洞里 正当绝望无助的时候 从上面抛下来一根绳子 于是 顺着绳子往上爬 自以为因此得救 眼看要爬出洞口 突然 绳子一松,于是 连人带绳子一块跌落谷地…

这就是我最近所遭遇的处境。或许,经历过人生近三十载的我,早已看透了人情世故,也多少做到了冷暖自知,但还是会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敲击到内心,最令我不能释怀的,是我那心地善良头脑单纯的老娘,又不知道会因为这一次的刺激而苍老了几分,每每想到这点,真的挺恨~

其实社会上这种事情早已屡见不鲜,只是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难免令人愤懑。尤其是以老娘这种真心待人 别人也会真心待己的幼稚想法,往往遭受的打击是最深重的。其实早十多年,或许我也会因此而大受打击 一蹶不振 甚至心里落下沉重的阴影,但现在的我,已经想的很开了。想开不代表我不会真心待人,只是我会选择那些值得我真心对待的,男的肯定是正人君子,女的则一定是妇女楷模。其余的男盗女娼鸡鸣狗盗之流,我会使劲撇清关系,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实在撇不清的…那就随它去吧 只要不同流合污就好。

老娘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太在乎别人的看法,说白点就是好面子,这也让她吃了不少亏。其实我也曾是个脸皮薄的人,现在也已经被这个社会给教坏了,那些你在乎的人的意见,应该是多听听的,那些在乎你的人,偶尔听一下也无妨,不一定有益但肯定无害,至于那些不在乎你甚至只想着看你笑话的人,我是拿来当强心针的,努力争口气,让丫都闭嘴去吧,那劲道真叫一个爽字了得,可万一 失手了,真闹出笑话了,我也早把那些冷眼旁观的人忘的一干二净,有空还是多想想如何收拾残局吧~ 至于最后一种,你不在乎的人,人都不在乎了,还听个鸟意见阿,直接当空气无视了~

以上就是我在经历此次事件以后的感触,其实我想表达的是:

人在做 天在看

行事见于当时 是非公于后世

最后 再套用一下歌词 以点下题:

冷漠的人
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
让我不低头 更精采的活

「Michael Howard」

Michael Howard – 美国摄影师

01

02

03

04

05

「Michael Tarasov」

Michael Tarasov – 俄罗斯摄影师

01

02

03

04

05

「Martin Stranka」

Martin Stranka – 捷克摄影师

01

02

03

04

05

「盗梦空间·Inception」

上周六去看了这部传说中的神作,隔了这么久才想起来记录下些什么,看电影前故意不去看豆瓣的评论,以免看到剧透,一来想保持新鲜感,二来也想考验一下自己的智商是否有所下降,好在看完后从影院出来,基本上已经能和朋友解释清楚其中的玄机,唯一没有想通的就是–在这么多层梦境中跳转 时间上是如何做到同步的? 相对于即使看了评论分析都还没看明白的《穆荷兰道》以及在看了n遍包括导演解说音轨外加大量花絮最后似乎看明白了但跟别人解释时又仍旧解释不清楚的《黑客帝国》来说,这部片子相对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

这部片子或许很好的解释了有些人会发疯以及自杀的原因,Marion Cotillard饰演的女主角沉浸在梦中的两人世界里不可自拔,潜意识里不想回到现实,于是选择将辨认现实与梦境的陀螺锁在保险柜里,这里 关于梦的设定 正是导演显得相当高明之处,首先是多层梦境,设定一个时间差,具体比例我记不清了,外加一个没有时间概念的游离层(这个在我看来就是深度植物人状态..),总之这一来就很好的解决了时间上的问题,在梦里可以活到任意老的时候, 另外就是如何让梦醒的设定,一个是外界刺激,通过使睡梦中的人产生下坠的感觉,另一个就是被杀死,这两点恰恰也就是我们平时的真实状况,我有很多梦都是做到最后突然从床上或是高空坠下而一下子醒过来(我想这也是造成我有惧高症的原因),梦境中的感受延伸到了现实中,当Marion被Leonardo植入梦境,回到现实却仍认为自己身处梦境中,还一心寻死想回到她认为的现实中去,最后自杀并且栽赃Leonardo成功,想让他也因此被判死刑一块回去,这一段我说的有点可能拗口,但Christopher Nolan的高明之处正在于此–情节设定相当复杂但又符合逻辑,并且来源于现实生活,让人感同身受 啧啧称奇。

最后小结一下:

这必然会是当下最好的能诠释梦境的电影,估计未来几年内都难以被超越~

第2层酒店失重情况下打斗那段镜头相当漂亮,起初我以为是电脑特效,但是看了网上有评论说,导演和摄影为了这段特意搭了一个可以旋转的棚,不得不佩服人家的想像力和执行力。

走出电影院的一刹那,我也有过到底我现在是在做梦还是活在现实中的疑惑,好在我还没疯,但相信肯定会有人在看了这部电影后受到影响,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最后走上自戕的道路,这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多与少的问题,希望这样的事情尽可能的少发生吧~

「Ernst Haas」

恩斯特·哈斯 Ernst Haas (1921—1986)

出生于奥地利的维也纳,他曾被美国《大众摄影》杂志,评为世界上最有创作思想的10位顶级摄影大师之一。

哈斯走上摄影的道路,始于一次偶然的发现。那天,他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看到了一张摄自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玻璃底片。哈斯后来回忆说:“它让我想起了我爸爸的那间小暗房,他在里面冲洗照片时的情景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此时,我觉得有一股力量在推动着自己。”

父亲留下的玻璃底片,引起了哈斯对摄影浓厚的兴趣。后来,当哥哥问他将来靠什么为生时,连一台像样的相机都没有的哈斯脱口而出:“照相机”。于是,哥哥分给哈斯一块20磅重的人造黄油。当时,刚在二战中战败的奥地利粮油奇缺,哈斯用这块黄油,从黑市上换来了平生拥有的第一部相机——Rolleiflex。

1948年,27岁的哈斯加入了马格南图片社。这年,他因发表了一组系列新闻图片《归来的战俘》而一炮打响。此后,他的照片被广泛地刊登在世界各国一些主要杂志上,如《生活》、《假日》、《国家地理》、《巴黎竞赛》等。

哈斯擅长彩色摄影,被誉为“色彩魔术师”。他善于观察自然界微小的变化,拍摄出色彩丰富的照片。一次,他来到一处长满各种颜色的鲜苔和藻类的温泉拍摄。这个温泉地处谷底,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山谷间,形成放射线状的光线效果。哈斯仔细观察,不断捕捉色彩的变化,终于拍到了精彩的照片。

哈斯最著名的作品,是他1953年在《生活》杂志上刊登的《一个神奇城市的面貌》。这组彩色照片,运用幻影和抽象的手法,把纽约这座国际城市表现得色彩缤纷、光怪陆离。

《一个神奇城市的面貌》,是《生活》杂志第一次用彩色图片刊出一个摄影故事。为此,《生活》的主编配了一篇热情洋溢的按语:

纽约商店的模特
纽约吸引着人们,同时也向艺术家提出了挑战,因为纽约城已被大量的不同艺术表现方法所描绘,但新的探索者总是在寻找更新的奇迹出现。
两个月来,恩斯特·哈斯天天在研究纽约城的空幻景色:彩色构成的图案,微微晃动着的反光。哈斯把各种真实变成了非真实,在无生命的东西中注入了生命。

《生活》杂志一般只用8个版面刊登一个摄影故事。为了刊出哈斯的纽约城彩色照片,《生活》不但用了这组照片中的《魔幻城印象》作为封面,而且连续两期用24个版面刊出这些照片。

这组照片的刊用,打破了以往不用彩色胶片拍摄新闻和摄影故事的惯例,还改变了人们认为彩色照片不是艺术形式的观念。

01

02

03

04

05

「Damien Vassart」

Damien Vassart – 比利时摄影师

01

02

03

04

05

「Silent-Order」

Silent-Order – 德国摄影师

01

02

03

04

05

「Andrea Hübner」

Andrea Hübner – 德国女摄影师

01

02

03

04

05

「Jip van Bodegom」

Jip van Bodegom – 荷兰摄影师

01

02

03

04

05